乌镇门票中国海洋文化的内在逻辑-智汇海洋

中国海洋文化的内在逻辑-智汇海洋

第435期
节选自:太平洋学报《中国海洋文化的内在逻辑与发展取向》 作者:洪刚, 洪晓楠
当前,世界多元海洋文化交流与对话日趋频繁深入,而事实上,以西方海洋文化为中心的示范效应被不断地放大了,表现出明显的文化交流单向度态势,而由此形成的话语霸权成为海洋文化平等交流与对话的最大障碍;同时,中国海洋文化传统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其独特的价值没有得到充分彰显。在此背景下,有必要在文化自觉的前提下,解析中国海洋文化的内在逻辑,回顾中国海洋文化的历史进程,考察其具备的先在性历史条件,从历时性的视野客观地认识中国海洋文化的历史,从共时性视野全面地分析中国海洋文化的内涵幸福一家亲,从价值意蕴角度深刻洞察中国海洋文化独特的精神传统黛立新。同时,面向现实考察构筑当代中国海洋文化面临的问题,分析其背后的原因,进而探索中国海洋文化建构的发展取向,以解决中国海洋文化发展的理论自觉、本体自知和道路自信问题。
中国海洋文化的内在逻辑分析
中国海洋文化历史悠久,内涵丰富,其中所蕴涵的海洋文化传统是中华优秀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海洋文化的内在逻辑也必须在“文化自觉”的语境中才能得以体认。
“文化自觉”反映了人们对文化发展的理性思考,费孝通先生将其定义为:“生活在既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来历、形成的过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它发展的趋向”,并进一步指出,文化自觉是一定历史条件下对社会发展的文化建构、文化选择、文化发展的理性思考与实践。进行文化自省禁区之门,既不是简单地“复归”,也不是主张“全盘西化”或“全盘他化”。有自知之明是为了在面对新环境、新时代的文化选择过程中,对自我历史文化发展有清楚的认知和把握,在对比和考察中全面认识和理解他者的文化,由此全面客观地看待历史与现实,处理好我者与他者的关系,以增强文化自知、文化自主和文化自为,最终达到文化自觉。
“文化自觉”的本质是一种实践自觉,通过具体的历史实践,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和社会背景中以不同的文化实践观得以展现,其内在逻辑通过文化空间直角坐标系的三个维度表现出来:“时间轴”标示着文化的古今问题,沟通着传统与当代,表征出文化的历史性维度;“空间轴”标示着文化的中外问题,展现多元文化的碰撞与交流,表征出文化的主体性维度;“价值轴”标示着文化的品格问题,彰示着文化的价值意蕴和文化功能,表征出文化的价值取向维度。三者的共同形塑规定着特定文化内涵的三维立体文化景观。
对于海洋文化来说,人类的海洋实践活动及成果会历史地凝聚为海洋文化坐标系中的结果性内涵,但这一结果并非自然而然,历史实践主体经过理论的反思而形成的海洋文化自觉,会深刻地改变其在海洋文化坐标中的具体位序,从而呈现出不同的海洋文化景观。就中国海洋文化而言,认识当代中国海洋文化的内在逻辑,就是在文化自觉的前提下,在中国海洋文化传承和世界多元海洋文化对话中,“站在中国、中华民族的本位立场上,揭示出中国海洋文化的基本内涵及其历史发展,从而提高中华民族对自己的海洋文化历史及其价值的认同感、自豪感和自信心”,以形成建构当代海洋文化的历史自觉、主体自觉和价值取向自觉。
第一,客观地审视中国海洋文化的历史发展,以形成当代中国海洋文化建构的历史自觉。任何一种文化的生成,都有其特定的历史土壤,中国当代海洋文化的构建,同样无法隔断其与中国海洋文化历史传统的内在联系。十五世纪地理大发现之后,海洋浪潮席卷世界,以德国哲学家黑格尔为代表,认为中国虽然有五千年文明史,但相比于不断发展着的西方文明,东方文明是保守的内陆文明,海洋文化在历史上没有影响中国的整体文化形成。在国内,包括海洋文化在内的传统文化也曾遭到过度的批判和诘难,人为地割断了海洋文化的历史联系。事实上,在古代中国社会发展中,尽管传统农业发展占据优势地位,但并非没有海洋发展的因素,海洋文化传统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在我国沿海区域一直传续不断金孝静,海洋文化是中国多元一体文化格局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有必要对中国海洋文化的历史传统进行重新审视,客观全面地展现中国海洋文化的历史进程,以形成海洋文化构建的历史自觉。
第二,理性地面对世界海洋文化的多元并存,以形成当代中国海洋文化建构的主体自觉。一个多世纪以来,我国海洋文化发展面临种种困境,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缺少海洋文化主体自觉,在西方海洋文化主导重压之下自我放逐,在文化理念上不断引进并不同程度地接受了“西方中心论”,无法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十五世纪以来,我们更多地看到了西方海洋“发迹”的“现实”,而对中国海洋发展的历史认识出现了偏差,表现出对中国海洋文化发展的不自信,对于中国海洋文化历史与价值的认知和评价仍没有达成整体性共识。要改变这一状况,就要从整体上对我国海洋历史发展进行认识与反思,因为这种文化上的不自觉并不是一种历史的恒定状态,“文化自觉作为一种双向度的历史发展动力,其内在意蕴能打破现代世界的拜物魅惑。”当代中国海洋文化的构建,只有不断发挥海洋文化主体的创造性、批判性和超越性六零小娇妻,在客观认识中国海洋文化传统基础上,理性地面对作为他者的世界多元海洋文化拼时代,通过充分发掘中国海洋文化的历史内涵与文化特色,以达到对中国海洋文化的自知与自信gmusic,实现当代海洋文化构建的主体自觉。
第三,科学地树立海洋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念,以形成当代中国海洋文化建构的价值取向自觉。海洋文化按照其表现形式可分为海洋物质文化和海洋精神文化等具体内容,而从理论属性的角度看玩转极品人生,海洋文化价值观是对海洋文化价值意蕴和文化功能的整体观照,居于海洋文化的最深层,深刻并持久地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海洋文化的价值取向通过海洋文化价值观集中地表现出来。
海洋文化价值观是海洋文化的核心与灵魂。海洋文化价值观的系统化与理论化表现为海洋文化哲学表达,马克思把哲学视为“文化的灵魂”,海洋文化价值观就是海洋文化的灵魂洞头天气预报,作为海洋发展的哲学思考和方法论,其表达了人们对海洋发展的意义世界的根本认识和价值判断华视网聚。在全球性海洋时代,海洋文化哲学越来越凸显其重要的作用,以至于人们在谈论海洋历史发展规律、探讨中西方海洋传统差别与交流时所持有的海洋文化理念主要就是指海洋文化价值观。在特定的历史发展阶段,海洋文化价值观会深刻地影响海洋文化的具体表现形式,而从一般意义来说堀桑与宫村君,不同海洋文化的表现形式也是海洋文化价值观的意义表达。
海洋文化价值观为海洋文化的培育发挥目标指向和价值引领作用。海洋文化建设的目标关涉海洋文化为何要实现发展、实现何种程度发展的问题,并规定和影响着如何发展的问题。价值目标不明确或是有偏差,就会使海洋文化的建设走上歧途,无法实现对现实海洋事业的引领作用和认识功能,在实践中就容易偏离海洋文化建设的目标,无法形成文化自觉。因此,在当前海洋文化建构中,明确我国海洋文化建设的目标甚为重要校园狂少2,而海洋文化价值观正是实现这一认识的强大精神力量。
海洋文化价值观对海洋文化的建设实践具有理论指导作用。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包括文化在内的一切社会生活本质上是实践的。中国的海洋建设实践是中国海洋文化生成的深厚土壤,在此背景下孕育生成的海洋文化价值观集中地反映着当代中国海洋建设的诉求和需要,并通过理论面向实践的方式对海洋文化的建设发挥指导作用,使海洋文化建设实践得以在整体海洋发展战略的轨道内行进。
总之,当代中国海洋文化的内在逻辑决定了要从文化自觉的角度出发,对中国海洋文化历史传统进行传承创新,开展世界多元海洋文化对话交流,明确海洋文化的价值取向,以形成建构当代海洋文化的历史自觉、主体自觉和价值取向自觉。而这一内在逻辑能否在现实发展中得以呈现,取决于三方面因素,一是考察这一内在逻辑在历史上如何展现,对中国海洋文化展开历史和价值分析,总结其在历史发展中具备的先在条件;二是分析在现实发展中这一逻辑能否展现,还存在哪些问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三是探析当代中国海洋文化构建的目标设定,以明确中国海洋文化建构的发展取向。
中国海洋文化内在逻辑的历史展现
中国海洋文化的价值根源于人的具体的历史实践活动,这一点决定了必须在历史中分析和评价中国海洋文化的价值,因为“脱离了具体的历史背景和历史条件,脱离了人的具体的历史的生活实践,价值只能是无法理解的抽象”。
世界海洋发展史表明,一个民族和国家在海洋发展历史过程中形成的海洋文化历史传统和文化特征是其进行现实海洋文化建构的重要先在条件。中国海洋文化历史悠久,内涵丰富,成为中国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中华农耕文明、游牧文明共同构成了多元一体文化格局,既具有世界海洋文化的一般特点,又体现着中国海洋文化的历史内涵、整体功能和民族特色。
第一吕爱惠,从历时性角度看,中国海洋文化具有一以贯之的历史延续性。纵观中华民族的历史稷山天眼网,一个事实不能否认,即中华民族的存续发展与海洋一直有阻隔不断的联系。“中国是历史上长达数千年领先世界的海洋大国、强国,以其和谐、和平的‘天下’理念和秩序建构并维护了长达数千年中原王朝统辖天下、海外世界屏藩朝贡的海洋和谐、和平历史,足以证明中国海洋发展模式的适应性、合理性和生命力。”如同农业人文具有悠久灿烂的历史一样,在中华民族海洋文化的发展史上,中华民族的海洋先民经历了从东夷、百越到沿海汉人的转换。“中国古代向海洋发展的小传统始终没有被割断,只是表现时强时弱而已。汉唐以来,海上交通、海上贸易、造船和航海技术、海上捕捞和鱼盐制造等等,都有深厚的历史积淀。”
长时间以来,对于中国海洋文化的研究被置于对中国传统的农业文化与游牧文化冲突与交融的二元化解读之中,海外贸易、海上交通和海洋发展一直被当作中原经济和中外关系的补充和陪衬。人们对中国海洋发展的认知与理论研究囿于陆地史观的影响,仅在农业文明或与游牧文明二元冲突与互动构架内进行思考。在传统的陆主海从思维方式下,中国海洋发展陆海兼具的历史事实一再被忽视和曲解,人们从大陆的角度遥望海洋,把海洋文化看成是中原农业文明中心区的辐射和延伸,以至于有人认为中国人枕着海涛做田园之梦,这种观点正是“陆地化”思维的典型表现。社会精英与广大民众习惯于从中原农业文明的角度遥望海洋,把海洋生产视作农业活动,把海洋经贸视为经济补充,海洋逐利在价值取向上形同化外,海洋文化被定位于边海地域文化。在这种陆主海从的思维方式下,中国海洋发展陆海兼具的历史事实和海洋文化传统被忽视和曲解了。
事实上,在古代中国多元一体的发展道路中,尽管传统农业发展占据优势地位,但并非没有海洋发展的因素,海洋文化传统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在我国沿海区域一直传续不断;尽管海洋发展并没有成为中国历史发展的主流方向而长期处于边缘地位,但这并不意味中国没有选择海洋发展的可能性。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海洋发展曾经带给中国历史以光荣和梦想,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呈现着陆海兼具的特点,“从海洋视野看中国,海洋发展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一个取向,海洋社会人文是中国社会人文的一种类型,中国海洋社会人文缘于海洋而生,有自己独特的起源和发展的规律。”海洋文化是中国“多元一体文化格局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在中华文明强盛时期,海洋更是充当了文明辐射层的作用逸龙剑抉择,“中国在东亚的相对主体地位使中国天然地成为亚洲的重心,极具地区稳定性、国家完整性和发展可持续性,由此又极具影响力和辐射力。”中国历史上多次的航海活动对周边地区乃至世界的发展都产生了重大影响,中国海洋文化体现着一以贯之的历史延续性,具有悠久而深厚的历史文化基础。
第二,从共时性角度看,中国海洋文化彰显着深沉博大的丰富内涵。海洋文化的具体表达和丰富内涵与特定时代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密切相连,是特定时代文化整体的一个组成部分,从不同的角度展示着文化的整体发展态势,反映着不同的陆海结构下人们对人海关系的思考。
中华先民在历史上创造了丰富灿烂的海洋文化,中国海洋文化以其深沉博大的丰富内涵成为东方海洋文化的典型代表。曲金良教授认为:“历代‘渔盐之利、舟楫之便’的传统海洋经济与海洋民俗生活方式,历代海商社会和海洋经济贸易对整个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所作出的贡献,历代王朝的外交使节及中外人员海上往来所缔结的中外关系与中外情谊,历代文人学士海洋观光鉴赏、海洋艺术创造的审美体验,大量涉海著述和对海洋、海疆的吟咏及描述等,都构成了中国海洋文化历史传统的‘天下’一体、‘四海’一家、互通有无、和谐发展、耕海养海、亲海敬洋、知足常乐的‘中国式’发展模式和人文精神故人叹歌词。”张开城教授将中华海洋精神归纳为八个方面:“协和万邦,四海一家;海纳百川大荔教育网,开放包容;刚毅无畏、百折不挠;开拓探索、尚新图变;重利务实、吃苦耐劳;守海卫疆、死生度外;关注海洋、以海图强;敬海谢洋、人海和谐。”这些丰富的内涵分别体现着中华文化天下和谐、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的精神。中国海洋文化以其博大深沉的文化内涵、陆海联动的二元模式和人海和谐的价值取向成为中国文化的重要内容,并且通过东西方海上丝绸之路深刻地影响了东亚以至于世界的历史进程。
第三,从价值意蕴来看,中国海洋文化洋溢着天下一体的无外精神。不同的海洋文化彰显着不同的海洋价值观,而这些价值观都带有民族和时代的印记。从海洋文化的生成环境看,中西海洋文化是两种不同的海洋文化,二者的文化模式不仅反映着对自然生存空间的直接认识,更是对人海关系的意义解释,其价值意蕴不只存在于生活世界,乌镇门票更多地存在于意义世界之中。
中国海洋文化通过其丰富的内涵在整体上洋溢着天下一体的无外精神,并在历史上通过海洋对其相邻的东亚和东南亚产生了强烈的文化吸引力和影响力,形成了长期存在的“东方汉文化圈”。中国海洋文化所具有的“天下观念是天道—天理观念在政治上的体现,它统治中国的世界观念两千年以上,是中国和欧洲在政治文化上的最大差别,”其体现的天下一体的无外精神反映的是中华先民面对海洋的出发点和目标指向。从起源上看,源于中华先民通过生活空间和生产实践演化而来的这一秩序观念,不仅是古代中国对世界秩序的空间构想,更是对人海关系的人文感受。
“天下”是中国古代思想家建构的最大空间单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没有天下之外,只有“中国”与“四夷”或“中心”与“边缘”的区别,而天下之中的全部个人与实体都被看作是天下体系中的成员,消除了绝对的外在性,陈启杰先验地排除了敌人或是他者,这就是“天下一体”观念下的“无外”精神。西方文化以民族国家规范了国民的政治身份界限,而中国的“天下”观念则以文化的尺度和一体的眼光去思考观察世界性问题,体现着天下一体的“无外”原则,通过“天下之海”的理念体现着“四海一家”、“王者无外”的一元观念。
相互对比,“西方具有基督教普世主义的扩张精神传统,而东方有着‘不好战、不尚侵略和宗教信仰自由’的传统。”马汉总结讨论了西方世界十五世纪以来的海洋发展道路位面拦截者,马汉的论断不仅总结了海洋发展的特点,也影响和强化了此后世界海洋的发展道路,那就是以海外贸易和海洋军事力量为特征的“地中海模式”。其中“刀与火”的海洋战略观念深深地影响了近代以来世界海洋发展的思路。相比之下,“‘郑和模式’的‘文明海权’是建立在不以侵占他国领土和权益的友好交往、以传播中华文明和追求国际和平秩序为价值目标基础之上的。”郑和下西洋体现的海洋战略和海洋意识是截然不同的“郑和模式”,其海权观念洋溢着明显的“文明海权”的特色。这种模式是建立在和谐万邦、友好交流、追求和平的价值目标的基础上的,深刻地反映着中国海洋文化的价值和特色。
因此,从价值意蕴看,中国海洋文化属于和平友好、互助合作型的海洋文化,其体现的“泱泱大国之风、谦谦君子之态、友好和平之德、兼容并包之体系,在当今全球性海洋竞争发展的世界格局中,会越来越充分地显示出令世界大多数爱好和平、向往和谐的人民赞赏、折服的魅力”。
参考文献略,详见原文
智汇海洋定位于中国海洋智库核心媒体,整合推送海洋资讯、传播海洋学术成果。智汇海洋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公众号的观点和立场。信息来源于已公开的资讯,版权归原作者和媒体所有。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孙艺兴)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807.html
孙艺兴

热议话题

0人讨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