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摄影中外杀猪我之见——图文相关,特此说明-女科学青年

中外杀猪我之见——图文相关,特此说明-女科学青年


安东尼·伯尔顿的《厨师之旅》,第一章肉食之源,讲在葡萄牙看杀猪的事。所谓古今中外,好奇心人皆有之,何况还是这么刺激的场面,他选择第一篇写这个我一点也不奇怪。我还记得小学的时候写命题作文,写《第一次……》,我当时为搏眼球尚涛造型,就写了第一次看杀猪。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先说他写的杀猪的过程。四个葡萄牙壮汉先把猪从棚里赶出来山童哪里多,摁倒在马车上,然后由一个屠夫操刀(刀没具体描述,只说带血槽),刺猪的心脏部位,反复数次。过程中水卜麻美,猪还挣脱了四人的控制,掉到了地上,并哀嚎了十来分钟才断气。中途猪对凶徒进行了疯狂的反击,差点踢中要害。摁猪的姿势嘛,根据我推测是猪仰躺在马车上,四人分别摁住四条猪腿,屠夫从上方进刀,插进猪心,猪血从猪身上流过,最后流入事先准备好的桶中。猪的死因应该是流血过多。
再来看看咱们是怎么杀猪的乌托邦摄影。我记得小时候杀猪常在冬日清晨,这个时候我多半没起床。那次为写作文,我特地让我爸叫我早起,结果他下手太轻没叫醒我,我为此哭了一场(作文当然还是写了,估计是我爸口述我改编)。吴锡豪闲话不多说了,直接说杀猪。第一个步骤是一样的死神主题曲,先要把猪从猪圈弄出来。接着两个人,两臂越过猪身,各抓住猪的前后腿,把猪侧翻压在一条长凳上桫椤谷。屠夫从猪咽喉部进刀,割断颈部大动脉和喉管,猪在一两分钟内,因失血和窒息而死。刀是三角尖刀,小巧简便。一般情况下,不需要补刀,如果一个屠夫在杀猪过程中补刀,那是狠丢脸的事情。
来分析一下区别吧。从人力成本上说:葡萄牙方法至少需五个人,而且猪在死之前一直在猛烈挣扎,需要很大的力气才可以;而我们只需要三个人地下的天空,且可以利用自身重量压住猪身就可以,比较省力。从时间成本来说,葡萄牙方法耗时在半小时左右,我们需要10分钟左右,省时。从卫生情况来看,他们的猪血流过猪身才到桶里,我们的猪血直接进桶。明显我们的更干净,且不会造成大量浪费。从人道主义来说,他们的方法给猪造成了巨大痛苦石柑子,我们的方法,猪在一两分钟内即可以解脱。……两相比较,高下立分。
后面讲如何对猪肉进行处理陈一嘉。葡萄牙方法是先把猪毛烧掉,然后用刷子刷干净。之后从肛门掏出热腾腾的大便,拽出大肠尾部,丢掉雪魔镜 。最后吊起来将猪开膛破肚。我们的做法是,在猪脚出切一个小口,往里面吹气,待猪整个鼓起来后用开水浇遍猪身,然后用刨子把猪毛刮掉日立建机,之后用水冲洗。最后也是吊起来开膛。省略了取大便的过程,而是直接取出大肠清洗。这点上来说,我也觉得我们的方法更加科学方便程慧秋。
最后对肉的处理,由于饮食习惯不同,不便比较,暂不评价。不过之前的过程看来,咱们泱泱大国的优势,还是狠明显啊。这种方法,应该可以尽快推广到葡萄牙去失落园,让他们见识见识咱天朝风范。
愿早日实现世界大同池宇峰。

以上内容来自十年前的博客。
没有看过这本书的也许不太明白我上面在写什么,文末放送安东尼原文弹头奇兵。网上到处找不到原书电子版,我也懒得手打一遍,糊弄了个PDF,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事先提醒:原文较为血腥,谨慎阅读。

曾经,旅游频道的人出门还是正经吃饭的,我喜欢的安东尼·伯尔顿,吃遍世界的厨师,还有人嫌他吃的东西太过惊悚。现在人们的接受程度可是高太多了赵玛娜,欣赏的是贝尔这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又帅又会做饭的安东尼华兴教育,是厨师也是作家,除了《厨室机密》这本一度风靡全球的作品外,还写过几本(没有翻译成中文的)小说。《厨师之旅》是在《厨室机密》火爆之后趁热推出的,个人感觉不如上一本精彩,可能主要是吃的东西不和我意。

我很快就把他忘了,直到这两天想起来才查了一下,发现他陆续有新作品问世,台湾有中译本。在国内,2015年他的这两本书三联再版了一次,2013年出了一本新书《再赴美食之旅》。美食纪录片《未知之旅》拍到第八季,已经到中国吃过了川菜,看起来并不比贝尔低调,还是活跃的老艺术家嘛。还是那么帅,我有必要把这纪录片翻出来看看。


理论上讲,我还应该放上我当年的作文作为对比,可惜年代久远不可寻,这点无法做到,有失严谨。好在我泱泱大国处处有猪杀,前几年我又“不小心”近距离观摩了一下全过程许怀哲,和我记忆中的场景差不多。这次我担任了那个去指认屠宰目标的角色,心中有隐约的负罪感。可见多年的教育很管用买麦网,同情心引发的道德感日益增强。也有人说这是年纪大了心软的表现,这点我是不认同的,毕竟我吃起肉来还是跟当年一样酣畅。
杀猪的图片不放了臧黎璐,也没拍,各位自行脑补。至于分尸后的场景,也就跟菜市场一样,没什么好稀奇的。真正吸引人的,还是好吃的杀猪菜嘛。

《肉食之源》节选:











●END●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孙艺兴)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798.html
孙艺兴

热议话题

0人讨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