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毛梗中国美女穷游印度奇葩说:白牛满街走、男人互牵手、高种姓竞相改低种姓-鲲鹏悦读

中国美女穷游印度奇葩说:白牛满街走、男人互牵手、高种姓竞相改低种姓-鲲鹏悦读

全文5000字,阅读需8分钟
在印度乘火车,有件事让人蛮奇怪的,那就是:有些地方张云秋,你等的那趟列车都要来了,你还不知道在哪个站台上车,更有离谱的是临时更改站台。这种变动让人抓狂,火车逗留的时间又短,这让人无所适从。
让人无所适从算是好的,更严重的是因此发生惨案。前几天就因为临时更改站台,改出了人命。当时的情形是小德给我说的,他看到了被踩踏的天桥谢凌霄。参加大湖节的人密密麻麻的站满了2号站台,谁知时间到了,广播却通知大家到3号站台。人群疯狂地挤上天桥,不堪重负的天桥拦腰折断,十几个人白白的送了性命。好在大湖节那几天,我听小林说了人多的“盛况”,安安静静地呆在我的瓦拉纳西,没有体验那种场面。
01住旅店被跟踪
行走印度,我总觉得我的运气很好,虽然也遇到一些这样那样的不快,但总的来说,我所遇到的善良的人还是很多。作为一个单身女人,我想大家最关心的还是我是否受到性骚扰的问题,如果我说没有,那是假的,我会在最后把我所受到的骚扰忠实的呈现给大家。我在这里想说的是:独自在外,千万不要害怕,不要呈现出懦弱的一面,一定要随时满怀警惕,确保自己的安全。我这样说是因为我到斋普尔时,已经是夜晚十点以后,哪里都是黑黝黝的,很难看见路灯伍冰枝,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第一次体会了什么叫恐惧。那种恐惧来自于身体深处的,让人想赶快逃离。所以印度之行,让我印象最恶劣的城市,不是很多人都不喜欢的德里,是珠宝之城斋普尔。我对珠宝没有任何兴趣,一是不懂得辨别真假,还有就是没钱!我是想看风之语城市宫殿纹舞兰!
当我站在黑黝黝的火车站,心里有些茫然,他妈的印度政府,贪污腐败厉害,市政建设一塌糊涂。偌大一个火车站,除了站台上有些微弱的灯光,哪里都是一抹黑。我犹豫着走还是不异界雷神传?一个人在黑黝黝的城市,我欠缺胆量。在德里的夜里,一个女老外带着女儿走出洋人聚集的街区,就出事了。如果不走,意味着我得在这里呆到天亮。暗处人影幢幢,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带着饿狼的饥馑对着我垂涎欲滴。我对危险有着天生的敏感。不行,我得离开这里,马上!
还没等我离开,一个瘦精精的男人凑过来对着我热情洋溢的说道:“Oh my friend”,狗屁!谁是你的朋友。
印度总是有很多从游客身上揩油的男人,可是我无油可揩。我无意搭讪自作多情的男人,这种人无非是想找点中介费。在就业机会不多的印度,这是一些印度人的谋生方式。这其中骗子泛滥,我无从辨别此人的良莠,再加上漆黑的车站,为了不惹麻烦,我唯一能做就是不搭理他,并尽快离开。
可是“印度苍蝇”没打算放过我,不停的对我狂轰乱炸向我推荐“他家”的旅馆、的士。我紧闭着嘴巴,坚决不和他搭讪。虽然有只“印度苍蝇”跟着让人恶心,不过他无意中充当了我的保镖。黑暗中不时有人朝我靠近,都被他非常不客气的挡开了。他态度横蛮的挡开那些向我靠近,揣着各种目的的人。仿佛我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别人休想染指。
印度有个让人很无奈的事情,弱肉强食!不对,应该是弱者互相厮杀!这种为了生存而互相掠夺的情况,在我接触的苦力——三轮车夫和“突突”司机里,每天都要上演无数回。
很多次,我明明是准备乘坐三轮车,都遇到横蛮的“突突”司机凑上来把人抢走。三轮车夫们几乎都是一声不吭,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三轮车夫这个低等级的群体既不识字upu小说网,又不懂英语,好不容易拉到可以喊高价的老外,又无法交流,只有眼睁睁地看着懂英语,认识几个英文字母的“突突”司机把人抢走。
不过猫有猫道,鼠有鼠路,被逼急的三轮车夫想出了他们的脑筋急转弯房少梅。他们的方式就是:不管你到哪里,不管他能听懂不,不管你出多低的价钱,他们一律会YES!YES!OK!OK!,这是他们懂得的不多的英语,先把你哄上车,尽快逃离“突突”司机的势力范围再说。
然后好戏来了,他会边走边问路人,他会请你告诉懂英语的路人,再由路人告诉他具体的地址。至于价钱嘛,对不起,远的话他会喊得高高的,如果真的不远,你给多少他们也不介意。“突突”司机狡诈,霸道。三轮车司机也好不到哪里,他们一样企图把你带到购物的商店或是酒店,弄点回扣。在印度我花了不少的精力和时间和他们斗智斗勇。
在德里火车站,一个年轻的“突突”司机在我下车后,不知怎么弄的,他的前车前轮“咬”了我的小腿一口,蹭破皮,流出些血来。司机看着我流血的小腿,一言不发,虽然我很痛,但见伤得不重,便示意司机离开,如果伤得重,我也不担心,我出国时买了保险坤诺净水器。可是人家非要我付了车费才离开!
看着他一脸委屈的样子,我郁闷得想找块豆腐砸死他算了,乌丸莲耶我没有找你要医药费,你居然有脸找我要车费。他认为不要医药费是你的事情,不等于他可以不要车费。我几乎忘了印度人在钱方面是绝不含糊的,绝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找钱。
走出车站,给我充当了十几分钟保镖的印度男人,见我实在无油可揩,在我走出车站后自动消失了。
偌大一个城市,漆黑一片,除了偶尔冒出来的被我严词拒绝的陌生人。很难看到一个人影。夜半三更(实际十点不到),我该怎么办?我该何去何从?我开始怀念起和小德在一起的安全感,开始后悔没有听到他的,先陪他到德里,再一起到浦西卡。小德不知道我极力推掉他鼓动的真正原因是:我希望这一路上能遇见不同的人,经历不一样的事。
我喜欢和小德聊天,听他聊他的感受和见闻。比如他说在他的国家,他很讨厌和其他人交往,他基本都是独来独往。他没有女朋友,和父母也少联系,周围的人觉得他怪,不过他不在乎,这也是他愿意独自在异国他乡工作的原因。他说全世界的人都在等着一件事——等中国强大。我好奇的问他为什么,他说等中国强大到可以和美国平起平坐了,很多国家就会扬眉吐气,不受美国佬的欺负了。他的这这句话我从肯那里听过相似的内容。肯来中国前,一直以为中国和印度差不多。在这里呆了一个月后,他说,也许十年的时间,中国能赶上美国。原来世界上有这么多的眼睛盯着中国,期待着世界格局因此发生变化。
现在小德不在,我得靠自己了。
如何在漆黑的夜里安全的离开,并找到住宿的旅馆,这是当务之急!
按照常理,火车站的“突突”车司机是不值得信赖的,除了喊价奇高,还不知道会把你拉到什么地方。
在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有光亮闪动,门口有人流往来。灯光意味着安全,我背着大包,在暗夜中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快步向那里跑去。
这是一家“lassi”店,门前停了好几辆三轮车。
我特意选择了一个年龄看上去很大,很瘦弱的车夫。选他的原因是:如果他对我图谋不轨,我能拼斗。这个城市让我有太多不好的感觉。我得时刻提高警惕。
可是选他也有坏处金牌女王,他蹬车极其费力,让人于心不忍。不过最让我瞠目结舌的是,到了我要去的Miroad路,他居然自作主张的把我拉进一家看上去很有档次的酒店。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的大包顶在头顶,不慌不忙地向酒店走去,似乎我一定会跟着他。少来,即使我是弱女子,即使夜已深,即使街上没有一个人影,我仍然毫不犹豫地拉住了我的包。
好酒店谁不想住,可是那得钞票说话啊!我兜里的卢比不是用来享受的,后面还有这么多的行程,我得精打细算。我阴沉着脸督促车夫继续把车蹬到大街上有灯光有酒店的地方。
可是我又被跟踪了。
一下三轮车,立即就有陌生男子上来问我要不要酒店。这是守在酒店门口,等兔子上面的阿三。只要你当着他的面进到酒店,他一定会跟着你进去,并给酒店的人示意是他的客人。
他一直跟着我,每家酒店的服务员一见到我们进去,几乎都是一声不响地拿出一张价目表,上面都是上千卢比一天的房价。
我又饿、又累、又困、又怕。屁股后面还跟着一个跟屁虫,有他在,我今晚不要想找到便宜的酒店了。背街地方黑兮兮一片,我根本不敢过去。难道今晚我注定要当冤大头吗?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其中就包括了我这种情况吧!正当我既不愿当冤大头,又担心发生意外时 ,一间让我能接受价格,且条件还不错的旅馆从天上掉了下来。
当时的情况是:我被跟屁虫追得像丧家之犬时,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管他的,先把肚子解决了再说。
路边有家烤鸡店。
我点了半只烤鸡,边慢条斯理地吃,边思量对策,跟屁虫没有进来,估计守在屋外。
我问老板:这里哪里有便宜的酒店?
我是这样想的,如果他知道的话,我可以请他帮我要个车,直接过去,甩掉跟屁虫。
没想到,他的回答让我乐得差点笑掉大牙。只见他用手往餐厅的另一扇门一指说:“This way”,原来餐厅后面就是他开的旅馆。
哇!600卢比一天,有空调!哈哈!吉人自有天相,今晚有惊无险!明天我要去看“风之宫殿”,我在图片上看过,美极!
02在“城市皇宫”跳舞
斋普尔除了珠宝闻名,让它出名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它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粉红之城”。
1876年,为了迎接英国威尔士王子的到访,当时名叫什么辛格的土邦王大拍马屁,下令将斋普尔全部漆成粉红色毁灭博士。在拉贾斯坦邦耀眼灼热的阳光下,粉红城市发出梦幻般的色彩。
“风之宫殿”是斋普尔最著名的景点之一,砖红色的建筑吸引着游客的眼光。之所以被称之为“风之宫殿”,是因为站在宫殿的每个角落,都可以感觉到风吹过。

四处闲逛的牛,和人相遇,让路的永远是行人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怀着激动兴奋的心情站在这座宫殿外时,我以为我被“突突”车司机骗了。在经过再三确认后,证实这里真的就是“风之宫殿”时,我感觉我被忽悠了。什么“风之宫殿”?明明就是开了很多窗子的一堵红砖墙!根本没有我想象中的恢弘气势,这时还立了很多竹竿,在进行维修中。
更让我郁闷的是,我到得太早,人家要十点后才能进去,尽管我说尽好话也不能提前进去。

好奇的街头艺人
我漫无目的的围着宫殿转悠,没想到转到了旁边一所学校——小学校。
我很随意地进到校区,没有受到任何人阻拦。估计正在上课,不大的校区没有多少人。一个班级的门敞开着,孩子们席地而坐,几个孩子自由自在地进进出出,里面也没有老师。当我拿出相机准备拍照时,几个孩子很坚决的对我说No,并让我赶紧离开。孩子们看上去十岁左右的年龄,却对陌生人充满防备,这和我一路上遇到的热情洋溢的印度人形成巨大的反差。
印度实行的是义务教育,真正的义务教育,即使是低种姓的孩子,上学也不需要花钱,书本由国家免费发放。这样的好福利得益于他们的民主制度。各党派为了拉票当选,纷纷为数量庞大的低种姓人给出各种承诺。所以在印度,低种姓人的医疗也是免费的。这就形成一个有趣的现象,一些城邦,高种姓人为了享受这些只有低种姓人才能享受的福利,纷纷申请降低种姓。由于降低种姓的名额有限,有时候要求得不到满足,就会发生为降低种姓示威游行的事情。从这里看出,印度人的务实精神无处不在。我在想:在印度生活不用打肿脸从胖子,是什么样的人就过什么样的日子。普通人里面倾心不怕晚,没有那么多虚伪、显摆,即使不富裕,慢悠悠的做好自己就好。
等到十点钟,终于可以进到“风之宫殿”的内部,当我通过窗口窥视街上行人时,我还是无法体会那些嫔妃和公主们偷窥凡人的心情。当时的她们身份尊贵,足不出户,却犹如被囚禁的犯人,只能从这个小小的窗口看凡人的生活来解闷。

墙外是凡人的世界,那么墙内呢?
我在天地之间奔驰,从这个小小窗口看出去的景物乏善可陈,当时却是她们聊以慰藉的娱乐了。
好在“风之宫殿”虽然让我满怀失望,城市皇宫博物馆却让我兴奋异常!
老天真的很有意思,在给你迎头一棒时,马上塞颗糖给你。让你痛苦着、快乐着、爱着、恨着!
城市皇宫博物馆离“风之宫殿”不远。印度给我的感觉是:到处都是宫殿,城堡、寺庙这些古迹!历史痕迹随处可见。在印度,不用担心有人将神像的头砍了偷偷带走的事情,因为没有市场,再贪婪的人也不会将念头动到古迹上去,何况他们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
进入城市皇宫,一阵悦耳的鼓声瞬间将我的血液点燃。在面对正大门的宫殿大厅,七八个身穿白衣,头戴红头巾的年轻男子,围成圈站着敲鼓。我不知道他们在举行什么仪式,但是即使是举行什么仪式又有什么关系呢?激荡的鼓声里,我只想跳舞。
我冲进男人们的圈子里,他们冲我点头,鼓声瞬间激荡。我欢快地跳着,用我的肢体表达着我的喜悦,从来没有受过舞蹈训练的我,当在用心去感受这份激情的时候,非常神奇的,我变成了舞蹈家。这种情形,在国内时我曾经历过。某次课程上,我的导师放了一段音乐让我跳舞,那个时候我忘了天地间的存在,唯有我似一只林间精灵肆意飞舞……此刻,我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时刻,回到属于我的世界里,舞动我的生命!
他们中有人加进我的舞蹈,有人拍掌,有人欢呼,不知什么时候,周围聚集了一大堆游客,两个印度小姑娘加入我飞舞的行列,我们尽情的飞舞……欢笑和鼓声充斥着宫殿大厅,直飞天际……

随着动人心魄的鼓点,我随着韵律起舞,那一刻感觉舞动的不是自己了
直到我舞不动了,才大汗淋漓的停下。我感觉有几道目光盯着我,定睛一看,哇!中国人!一定是中国人,虽然他们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我笑。但那份亲切的笑容奥修教,以及中国人骨子里共有的东西,让我非常确认他们俩一定是中国人。
这是一对来印度度蜜月的上海年轻人,两人见我舞得开心,只是羡慕地看着,并不加入。小夫妻中,女的温柔可爱,男的俊眉体贴,让人不胜羡慕!两人在网上订好了十五天旅程,他们直接坐飞机过来,下一站去瓦拉纳西,和我的行程刚好相反。在国外遇到中国人,很多情况能见面熟,可以浅浅地伴游一程。只是今天我连伴游的兴趣都没有,人家伉俪情深,我可不愿意当这个电灯泡。尽管女孩子满怀不舍,我还是在和他们游完皇宫后,义不容辞地告辞了。
在斋普尔还可以去琥珀堡参观皇宫,去象门神骑大象,皇宫我看得太多了,大象在尼泊尔和印度都骑过了,还是去浦西卡吧。晚上我要离开。

印度男人在就是这样手拉手,但是男女之间这样拉可不行
离开前,我还是想去珠宝市场看看。斋普尔盛产宝石,聚集着全国各地的商人。可是当我行走在街上,背后总有人鬼鬼祟祟地跟着真空衰变,这些企图行窃的阿三犹如苍蝇般跟着你,让人全身不自在。一次我在刚过完马路后,迅速回过身来,对正在跟着我过马路的阿三大喝一声:“What are you doing?”(你想干嘛丝毛梗?),做贼心虚的阿三吓得全身打了一个寒战,迅速掉头离开。从此我知道,再遇到窃贼该怎么打发他离开了。
逛了一圈,那些宝石店实在没有什么看法,我决定回去美美的睡一觉,养足精神离开。虽然我的火车是晚上,但这次我一点不担心了,好心的旅店老板已经帮我安排了晚上去火车站的“突突”车。过几天就是Holiday了,我准备在孟买过,连去孟买的机票都预定好了。颜色节、颜色节!全世界让人激动的节日里甄心爱桦,除了巴西的狂欢节,泰国的泼水节官心计,其中还有印度的节日---颜色节,想想心里就有小小的激动!在节日来临之前,先按照我的行程走吧!(待续,鲲鹏悦读持续连载)

《中国美女单身穷游印度惊魂记》往期回顾
中国美女单身穷游印度惊魂记(1):我疯了!
中国美女单身穷游印度惊魂记(2):身处在印度最低等级硬座车厢,我尖叫救命
中国美女单身穷游印度惊魂记(3):众里寻他千百度,恒河岸边话生死:肮脏与神圣的交汇
中国美女单身穷游印度惊魂记(4):在玄奘弘法的故地,这个同胞不一般:骑行环游欧洲、在印度做义工
中国美女单身穷游印度惊魂记(5):感谢泰戈尔,这座奇葩性庙的性爱雕塑会让你脸红不?
中国美女单身穷游印度惊魂记(6):中国美女游走德里两重天:三轮车·人妖·卢比·小叶紫檀
中国美女单身穷游印度惊魂记(7):即使是美妙的邂逅,独立凶悍必不可缺


本文作者左妍,70后,贵州省贵阳市人,自由职业者,贵阳市作协会员,曾发布诗歌、散文、小说。这是第一次尝试写游记。作者酷爱徒步,马拉松长跑、冬泳等运动。曾独自完成尼泊尔的安娜普洱大环线徒步。作者两次前往印度自由行,曾独自在印度待了四十天。
本文为鲲鹏悦读原创作品,图、文均获作者授权,如需转载请给公众号后台留言。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孙艺兴)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356.html
孙艺兴

热议话题

0人讨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