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狮中国的史料多还是西方的史料多?-甚矣吾衰矣

中国的史料多还是西方的史料多?-甚矣吾衰矣
今天略无聊。三狮
一般到了这种每周实习的最后一天,我们就有点想要磨洋工的意思了。
但是磨洋工也是一项需要技术的活啊。
上一周,光是文章要改就要改半天,所以可以心安理得地在第三天的时候改改文章,随便编辑一个每日一笑陈巨来,看搞笑的动图gif笑半天。
这周问题很大,前两天写的文章都没说要改,所以很尴尬,今天讲道理来说也是要想一个题目再来写一篇的,但是上午就编辑了每日一笑就磨蹭了一上午。本来打算下午报个选题随便写一写就算了,下周一再好好编辑。但是想的朱茵、林青霞的选题又被否了,只好再在网上找一些婚姻哲理、至理名言,编一个看起来吸引眼球,实际上内容很无聊的文章。
但是今天组长也很迷,我每次发消息好多都没回,搞得我也很迷徐智熙。
果然万事开头难啊,选题果然还是写文章、写论文最痛苦的东西。
趁着现在组长还没有回我,我就继续心安理得地写一些其他东西吧。今天下午外面那么冷完颜立童记,
屋子里面却很暖和,搞得我下午只想睡觉,根本想不到什么好题目。
昨天晚上的时候,寝室有人讨论起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最萌同居关系,虽然我本身并不觉得这个话题很有趣,但是在这个话题背后却还是有着一些想要说的事情。
本来是一个室友看到了知乎上的一个问题,西方的史料是不是不如中国的史料丰富?然后就顺便问了一下我们说,你们觉得是西方的史料丰富还是中国的史料丰富?
本来我们都觉得这个问题挺蠢的星鼻鼹鼠,然后开始纷纷发表自己的观点,大概总结起来我们三个人的观点是,这个问题是钓鱼的/带节奏的。
因为我个人觉得,探讨什么问题偷穿高跟鞋,都要首先问一句是什么。西方指的是什么,是欧洲,是美国,还是所有非中国的国家?而且史料的定义也很模糊啊,史料是什么?包不包括考古遗址、历史文物,甚至一切遗留下来对历史有作用的东西?而且探讨史料多少的“多少”也很值得定义,何为多?何为少啊?而且这种比较难道不应该界定好时段吗?是比较上古时期,还是中古,还是近代?这种比较丝毫不具有存在的意义啊,就算是中国的史料比西方多一万倍,得到了这个事实,那又怎么样呢?
所以我们一致认为知乎上面提问的人就是想来钓鱼,带节奏,然后吸引一大群人在下面互喷。知乎的氛围早就过了好好讲话的时代了。而且插一句其他的话,我觉得知乎社区定位本身就存在问题,知乎定义的一个高端而且专业的问答平台,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专业往深了说,门外汉都很难理解的,更不好说是一个从未涉及过的“爱好者”通过一个行业的大师的一番讲解就可以懂的。而专业的问题与答案从来都是小众的西尔贝报价,外人不理解是很难参与其中的。而知乎现在流行的问题也说明了这一点,要不然就是人人都能说两句的社会热点流行话题,要不然就是人生体验,人生感悟类的了,知乎已经成为段子手和装逼的聚集地了。知乎最开始标榜的是专业,做的一直都是高端社交与问答,但是经过几轮融资之后知乎的风气就越来越坏了。一方面是知乎自己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有这个社会人群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想要解释可能很难,毕竟知乎现在活得越来越好,我这边就说知乎药丸还是太不负责任了,也许以后可以好好将知乎作为一个商业案例来讨论。当然了,这个可能以后再研究吧。
简单讲一下知乎,知乎其实不是重点,重点还是想谈一下关于史料的问题。早上无聊地时候我又特地在知乎上找了一下刚才这个问题。然后简单地看了下面的回答,我发现下面的评论最高票的答案看了确实是让我感到甚为脑残啊,甚至有时候脑残的程度让我怀疑是专门后面有营销公司在找写手故意写这样的答案来吸粉。但是我又看了很多这个答主其他的答案,才觉得这种情况可能是很多现在中国社会存在的一些普遍的现象。
本来想去再翻翻这个答主的回答,结果发现被举报修改了,刚好早上给吴师傅发的时候截了一段,正好留下来了。

“自‘喻’研究西方史的智障”,“西方那次破烂”,诸如此类的话我看了真是颇为感慨,这些话要是让我们院研究世界史的老师看到了,不知道作何感想。
而这种类似的答案下面还有很多赞同的话梵顿星人,与之相似的答案也很多。
史料问题不想多论,可能事实上中国的史料确实比西方的要丰富,但是很多人在做判断的时候过于主观了南明风雨。
如果我们真的要谈论这个问题,我们首先应该要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一方面是对中国的史料十分了解,一方面是对西方的史料十分了解。而想要了解西方,而必须要懂得很多种的语言,所以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难了。
但是很多人却可以从这些问题中找到了民族自尊感甚至民族自豪感,大家潜意识里似乎都在认为着,中国的史料就是比西方多,中国就是牛逼。
甚至这个问题的比较,本身就存在着一些问题,为什么要把中国和西方比?为什么不把中国和日本比?为什么不把中国和法国比?
因为从1840年以来,中国看待外国的态度就是如此。
如果说在1840年之前,中国人看待外国的态度永远都是天朝上国,而1840年之后大义觉迷录,中国看待外国人的态度又多了一种,那就是盲目崇洋媚外。这两种态度,从1840年到现在,都没有消失。
一种天朝上国的想法,在今天都还存在大多数的中国人的思想中。就像在一个毫无意义的史料的问题上,很多人都是想要先压别人一头,遇事先和西方比较一下,无论西方是什么,最后得到结论,中国比西方高的不知道哪里出了,然后就会认为很爽。社交媒体上这样的言论其实也广泛流行着。
而另一种自然不用说,无脑吹外国好的,这种网上就更多了,也就不多说了。
真正想说的是应该正确对待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系。这一点应该是我们审视很多东西的出发点。
而如果想要认真对待一个国家和中国得关系,首要的就是要先了解对方,而我们在考虑很多东西的时候,都并没有认真去了解其他国家的东西,而原因无非是觉得自己天朝上国,或者觉得就是崇洋媚外,只看到片面。
1840年,中国人开始首次认识西方与其他国家,当时很多人的态度其实就是今天中国人态度杨乐意。
当时的大清,有像帝师翁同龢这样的朝廷清流派,他们看待西方的态度,大概就是蕞尔小国,蛮夷之邦,日本入侵朝鲜,大家纷纷主战,觉得可以一战打败日本,在国际上挽回大清形象;八国联军侵华,主张用义和团,向13国宣战,觉得一定能打赢。我大清永远不败。
还有一派,大概就是今天无脑吹西方的,洋鬼子都是三头六臂,长枪大炮,大清必败。
而到了今天,动不动就说中国世界第一的,怕是和当年清流派差不多,他们不爱国吗?不是的,他们特别爱国。然而的爱国是建立在一种盲目地虚幻与想象之中。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所生活的民族与国家可以强大羞愧造句,但是我们在追求这样的目标时不能靠空想,而是认清现实,取别人的长处补自己的短处。道理很简单,但是能做到用平等的态度来看待其他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历史,仅这一点,就应该很难了吧。
想到了辜鸿铭,像辜鸿铭这种通9国语言,在海外拿到过13个博士学位,但他又精通中国的传统文化,可以翻译四书,可以把中国的文化传播到西方。他可以用外语骂外国人,也可以用文言文骂中国人。有时候我们不管是吹自己的国家还是贬自己的国家,吹西方还是贬西方,大概可以先问问自己,琴葛蕾有没有想辜鸿铭这样霍云歌,学贯中西吧。顺便一提想到了上何元国老师的希腊罗马史。很多次讲希腊罗马的时候,何先生都会在简洁的PPT上放上古希腊语,然后在黑板上讲述这个词的含义、来源。然后下一页就会放上《左传》上的记载,告诉我们这时候的中国是怎样的和亲皇后。两者比较之间,没有褒贬,我觉得这才是一种正确看待的态度吧。

今日语无伦次,写的很仓促,废话还是多了,不成逻辑的地方还是很多了。真是惭愧啊。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孙艺兴)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074.html
孙艺兴

热议话题

0人讨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