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手机铃声中国近代史:黄埔精英的搏杀,林彪大战陈诚,差点吞掉一个王牌师-历史著名事件

中国近代史:黄埔精英的搏杀,林彪大战陈诚,差点吞掉一个王牌师-历史著名事件
导读:中国军事走向现代化,黄埔是个重要的裂变之源。将这一历史独特风景作浓笔描述,不仅将引来许多有趣的历史镜头、激宕的历史剧幕的展现,更将引发深刻的历史反思与启示。民国史专家王晓华所著《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全面再现了现代中国历史上一个奇特的历史特征和一道别致的风景:铁血黄埔的传奇军魂军史。
林彪大战陈诚
1933年2月,陈诚率12个师为中路,朱绍良率8个师为右翼,蒋鼎文、蔡廷锴率8个师为左翼,采用“分进合击”战术,气势汹汹,向根据地扑来。战前蒋介石召开军事会议,本来也是为了劝将不如激将,有意识夸赞了林彪几句:“我是要特别提醒在座诸位,要重视那个林彪,不要以为他在黄埔默默无闻,不显山不露水的。当年我是与他有过接触的,让人觉得胸有丘壑,这几年交战,更让我有这个感觉,是当代韩信。诸位此行出战,万万慎重,不要打虎不成反被虎伤。
陈诚忍不住地站了起来:“校长提醒得是,不过据学生以往与林彪作战的体会,那林彪也并非如何了得,总是避战、怯战,不敢与我军正面交锋。学生不才,愿为此次剿共先锋,将那林彪捆于马前,绑着来见校长。”蒋介石就喜欢陈诚这股冲劲。大战之前,要的就是这种必胜的信念。陈诚指挥的中路军12个整师,16万人,其中包括后来名列国民党“五大主力”的第18军,它下辖三个基干师,分别为11师、52师、59师,其中又以第11师为全军之冠。这支队伍实力不同凡响,兵精马壮,器械精良。军中著名战将有霍揆彰、萧乾、黄维、夏楚中、李及兰、彭善、陈烈、胡启儒、方天、宋瑞珂、方靖等等,都来自黄埔,他们有的与林彪还是同窗,当年一起滚大通铺的。
红军刚经过整编,林彪升任为红一军团军团长,成为红军最年轻的军团长,与彭德怀的红三军团构成了红一方面军的两大主力。为了加强这支红军主力的领导力量,中央又调聂荣臻为政委,陈其涵为参谋长。这两人都是从黄埔出来的柳畅源,聂荣臻与林彪有师生之谊,而未来的共和国上将陈其涵则担任过黄埔军校少校中队长,后转到地方上工作。蒋介石一直没有忘记他,大革命失败后还从南京专门写信给陈其涵,邀他担任侍从室主任,这可是非同小可的诱惑,但陈其涵却不为所动,冷冷地拒绝了。红一军团下辖的两个军分别是红4军和红15军,主要领导人也大都是黄埔同学。红4军军长王良是黄埔六期生,参加过秋收起义,只是不久前在漳州战役中牺牲。而该军政委罗瑞卿则是王良的同班同学。红15军军长黄中岳虽不是黄埔出身,但该军的政委却是正宗地道的黄埔一期生左权。他们也盼望着和陈诚交手落日怅望,试一试孰高孰低。
林彪却很谨慎,保持着低调。两道浓眉紧锁满脸阴云密布。林彪的老部下黄永胜回忆打陈诚时说:“那时部队求战热情很高,但林总却常说他下不了决心,因为我们过去对付的都是国民党杂牌军11师才是蒋介石的精锐中之精锐,是王中王。许多人都不服气变蝇人,争着要打11师。后来我们才懂得,林总用的是激将法。把部队的火气煽旺了,林彪这才吐口,说是先拿52、59师祭旗,打赢了才有资格打11师。此语出先锋网络电视,红一军团上下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开打。两军对垒,各展手段,陈诚也不是浪得虚名,行军布阵极具章法,部队首尾呼应,左右照顾,红军竟一时无懈可击,寻不出破敌良策。时任红军总政委的周恩来,与红军总司令朱德,密切注视敌军动向。决定佯攻南丰,吸引敌主力增援南丰;红军主力埋伏于黄陂、登仙桥一带的高山密林中,待机破敌。周恩来故意将一封假敌情电报落到敌人手里。电报内称:我工农红军正围攻南丰,旦夕可下,惟乐安之两师白军九株浓缩液,若向河口、黄陂前进,则我红军不特无法攻下南丰,本身亦感至大危险。万望派人监视此两师敌人,三星手机铃声果其南来,即迅速报告,予当率两团竭力抵抗之孙释颜。这一手果然奏效,陈诚急电第52、59师,让其速奔黄陂,先吃掉红军掩护部队,然后相机解南丰之围媳妇你当家,里应外合,形成夹击红军之势。
敌第1纵队指挥官罗卓英得知红军只有“两团”兵力打阻击,求战心切,令第52、59师两师由乐安地区取道永丰、乐安向宜黄南部前进,自己率第11师从宜黄南下,两军在黄陂会合后,一起向广昌、宁都进攻,企图堵住我主力红军撤回中央根据地的归路。2月26日拂晓,敌两个师在李明统一指挥下,兵分两路,中隔大山,相距10余里,向东南开进。敌人终于露出破绽。周恩来、朱德立即召集军事会议,决定在黄陂以西、登仙桥以东地带侧击并消灭来敌。当晚,林彪、聂荣臻、罗瑞卿、徐彦刚率领4万多红军,冒雨分别向伏击地点开进。经过强行军,部队在天亮前,都潜伏到预定地点。中午时分,山间晨雾弥漫,峰峦皆隐。派出去的侦察员回来报告:“敌52师正按正常速度进入我阵地王学丰!”指挥部空气顿时紧张起来,林彪命令:“告诉部队,注意隐蔽,沉住气,让敌人往里走!”这时,沟口人喊马嘶。敌第52师4个团在师长李明的带领下,大摇大摆地进入伏击圈。这时军团指挥部发出总攻的信号。霎时间,幽静的山谷像天崩地裂一般,爆发了震动山岳的枪炮声。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挤在狭窄的山谷中,乱成一团,自相践踏;敌师长李明受了重伤,做了俘虏,不久毙命;一个师就这样被报销了。
敌第59师也陷入绝境,被红军分割包围,后队已被截断。29日晨,陈时骥企图突围回乐安,因迷失方向,抓来一个农民为向导佳陶卫浴,不料此农民将其引至登仙桥附近,为红军围歼,陈时骥被俘剑傲云霄。眼看着敌两个师从阵中杀出,林彪率红一军团主力立即撤出南丰的战斗,昼伏夜行,潜伏至黄陂一带,就等着收网捕鱼了。大战在即,林彪表现了他那特有的细心和审慎静如山岳耸峙,动如雷霆奔涌,这是他的作战风格。他再一次亲自检查后将侦察员放了出去,冉东阳并一再叮嘱部下胆子要大,动作要猛。这种大局着眼、小事着手的工作作风,是一名出色的指挥员必须具备的素质素养。
接到52、59师相继被歼的消息,陈诚抱头痛哭。蒋介石也很不满:“陈辞修太轻敌了,我早提醒过他林彪很狡猾,不易对付,如今果然付出了代价。向与陈诚不和的黄埔一期生、军中骁将陈明仁乐得看笑话,私下里和人开心地道:“那陈小鬼这是白崇禧给陈诚起的绰号)的能耐就是如何讨得校长喜欢眼高手低,轻视天下英雄,林彪这一仗打得,得刹一刹陈小鬼的傲气陈诚立命在宜黄的萧乾指挥第1师速往增援,进至草台冈、东陂一带。周恩来、朱德当即拍板,下达了作战命令:“红军拟于21日拂晓,采取迅雷手段,干脆消灭草台冈、徐庄附近之11师,再夹击东陂、五里排之敌。”
3月20日夜间,林彪、聂荣臻率部进入阵地。拂晓时战斗打响,第11师果然是王牌中之王牌,居高临下,以猛烈的火力对进攻的红军进行阻击。敌人的飞机也来助阵,炸弹鱼贯而下,林彪和聂荣臻都在前沿阵地,一颗炸弹下来,把正在写作战命令的林彪震下山坡,聂荣臻也被气浪推倒。一阵硝烟过后,他们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继续指挥战斗,大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之镇定刘璐珈。
尽管第11师困兽犹斗,却难敌红军之奋勇。这役,素称蒋介石之嫡系,而陈诚靠之起家的第11师只逃走不过一个团的兵力,师长萧乾被击伤,黄维坐着担架逃出根据地,5个团长被打死4个。站在山头上,望着成片的死尸和一长串的俘虏,林彪犹不解气,恨恨地道:“真想把这些人的耳朵割下来,装上一箩筐,送给蒋介石、陈诚瞧一瞧。”这话虽不当真,却把站在林彪旁边的左权吓一跳:“林彪啥时这样嗜血如狂的,为什么对11师如此别样看待?”他不了解林彪的心理。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孙艺兴)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10057.html
孙艺兴

热议话题

0人讨论

热文